苹果如何度过“中年危机”?| 嘉宾观察

我有嘉宾·观察·2019-02-26


iPhone销量下滑、市值一度暴跌的苹果似乎遭遇了“中年危机”。但这只是“中年危机”的表象。对手机业务的过度依赖让苹果创新缓慢、徘徊不前。

 

创新不足,价格死贵。接过乔布斯权杖的库克,把苹果带到了万亿市值的宝座,也让苹果从伟大变得高不可攀。失去创始人精神的苹果兴趣广泛却又浅尝辄止,故作神秘却又常常缺席。“中年危机”中的苹果亟需找到一个新的增长点。

 

服务成为苹果转型的支点。曾经那个高冷的硬件公司,即将开始放下身段,与它的用户进行交互。而基于庞大的用户群体,AI或将成为苹果产品的基石。


2019年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 2019225日至28)5G折叠屏手机成为主角。尽管三星提前三天抢先发布了Galaxy Fold,但开幕首日华为Mate X的发布,让三星看上去是在“抛砖引玉”。

 

与往届大会不同,这次,苹果不再是三星瞄准的对手。去年的MWC,苹果照例缺席,但三星的一招一式却都是对着苹果。而今年,这个高傲的“世外高手”却被“队友”给坑了:英特尔的消费级5G调制解调器芯片今年没戏,今年的5G折叠屏手机盛宴苹果也不会出席。

 

一直以来,人们都习惯于苹果在CESMWC的缺席,并猜测随后的春季发布会上苹果将推出什么神秘产品。但今年的春季发布会似乎在硬件上失去了悬念。去年的苹果秋季发布会,就被媒体吐槽“创新不足,亮点不多”。

 

IDC数据显示,去年iPhone的全球出货量下滑了3.2%,在被寄予厚望的中国市场,第四季度的iPhone出货量却同比下降了22%。美国当地时间1224日,苹果股价跌破150美元,近60个交易日跌幅超30%,与去年的最高点相比,市值已经蒸发超3900亿美元。

 

对苹果的吐槽,在库克接过乔布斯的权杖之后就屡见不鲜。42岁的苹果似乎失掉了乔布斯的创始人精神,步入了“中年危机”。而与它形成强烈对比的是,32岁的华为正值壮年,一路高歌猛进。

 

遭遇“中年危机”


苹果零售业务副总裁安吉拉·阿伦茨(Angela Ahrendts)将于4月离职。这位奢侈品牌巴宝莉(Burberry)的前CEO曾被认为是库克的接班人。在她掌管零售业务期间,iPhone成为了奢侈品,高价策略让普通的消费者难以接受。

 

硬件缺乏创新是手机销量下滑的另外一个原因。5G与折叠屏手机的缺席说明,苹果在硬件创新上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而就连iPhone本身使用的芯片,苹果也陷入了尴尬。由于芯片专利许可官司,高通拒绝为新的iPhone提供芯片,并在中国和德国禁止了部分iPhone的销售。无奈之下,苹果只能采用英特尔作为芯片供应商,在5G芯片上,也只能苦等英特尔的研发。尽管苹果早已从2008年开始收购了很多芯片公司,包括1.21亿美元收购了的Intrinsity6亿美元收购的Dialog等,但iPhone至今也没用上苹果自己的芯片,只能寄望于明年的A14芯片。

 

苹果62%的销售收入来自iPhone,对手机业务的过度倚重早已成为管理层的心头大患。为此,苹果对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电动汽车等领域都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并早早宣布进军这些领域。2018年公开收购的10家公司里,就涉及数字内容、数据分析、增强现实、人工智能等多个领域。但是,在创新速度上,与年轻的创业公司相比,苹果却总是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谷歌虽然也存在创新速度减缓的问题,但情况却比苹果要好一些。在语音助手领域,苹果2010年收购的Siri,是最早的语音助手产品。而目前语音助手市场的前两名却被谷歌Assistant和亚马逊Alexa霸占。苹果最近解雇了语音助手Siri负责人,并收购了一家初创公司Pullstring来帮助Siri升级。但这显然不够,因为语音助手的战场早已扩展到智能家居等领域。在2019年的CES大展上,家电厂商们早已在自己的产品中集成了谷歌、亚马逊和自己开发的语音助手。而苹果却始终没有打造出智能家居产品线。

 

在自动驾驶和电动汽车方面,苹果也毫无建树。上个月,苹果裁减了自动驾驶业务线上的200名员工。在没有公开宣布的情况下,苹果的自动驾驶项目“泰坦计划”(ProjectTitan)已进展数年。媒体猜测,苹果的“iCar”可能是辆电动车。但直到现在,人们连这辆车的PPT都没有看到。或许,就连库克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要在这个领域做什么。

 

库克意识到,自己是时候该放低姿态了。130日,库克承认iPhone定价过高,将在部分国家实行降价政策。而零售业务的下滑也引起了连锁反应。过去的几个月里,苹果领导层进行了重组,调整了服务业务、人工智能、硬件以及零售部门的优先级。

 

AI服务生态


苹果将服务业务的优先级调整到了最前面。曾经那个高冷的硬件公司,即将开始放下身段,与它庞大的用户群体进行交互。

 

最新一季度,苹果的服务业务增长迅猛,营收达到109亿美元,同比增长19%。庞大的用户群体是苹果转型最大的支点。目前,iOS活跃设备的数量高达14亿部,而2018年付费用户增长了67%,达3.3亿。

 

尽管有着用户基数优势,但苹果向服务转型还是喜忧参半。苹果称,计划在4月推出流媒体电视服务,欲与Netflix一较高下。此前,为了避免苹果30%的抽成,Netflix取消了iOS应用内的订阅选项。苹果对流媒体服务自信满满,但布局却早已落后。摩根士丹利分析师预计,苹果公司流媒体业务2019年预计为5亿美元。而Netflix 2018财年总营收达到158亿美元,付费会员人数达到1.39亿。

 

AI或将为苹果服务转型提供动力。苹果高管Heff Williams2017年的采访中表示,人工智能将会成为将来苹果产品的基石。基于庞大的用户群体,苹果可以在短时间内收集巨量数据用于AI的训练与学习。以Apple Watch为例,利用传感器收集到的健康数据,苹果可以利用AI在本地为用户提供准确、及时的健康报告与预测。这与此前苹果发布的AI战略相契合。与谷歌、亚马逊和微软等公司对云端的依赖不同,苹果的AI战略更专注于边缘计算,即AI在本地设备的运行。

 

AI与企业业务结合也充满想象空间。苹果上一次披露来自其企业业务的收入是在20159月。当时库克表示,公司在截至20156月的12个月内赚取了250亿美元,占公司总营收的14%。在本届MWC上,华为企业业务全球Marketing总裁邱恒也表示,华为的企业业务在2018年实现了100亿美元的收入。

 

人到中年,转型不易。公司也是如此。苹果的中年危机,IBM也曾经历过,所以它也更明白年轻的重要性。咨询公司ProPublica数据显示,过去5年间,IBM已经裁掉了2万名40岁以上的美国员工,占IBM美国被裁员工总人数的60%

 

iPhone销量的下滑,只是苹果中年危机的表象。转型中的苹果,能否“老夫聊发少年狂”?


 | 从林

编辑 | 赵建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