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物种来袭,城市生活正在经历从水和空气开始的新变革 | 嘉宾观点

首页·观点·2018-06-27


640-22.jpeg




导读:

近日,嘉宾大学与安徽省芜湖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新时代、新业态、新科技:我有嘉宾独角兽峰会暨嘉宾大学返校日”活动在芜湖举行。


在名为《城市与人类美好生活的协同发展》的论坛环节,小猪短租联合创始人王连涛,比如世界创始人江晖,中环控股创始人余竹云,领鲜金融创始人程方航,贝昂科技联合创始人章燕,灏钻科技创始人顾逞涛,途居露营地董事会秘书、营销总经理李明华同台对话。


整个论坛介绍了在新技术下,城市生活中出现的新物种;新技术进一步成熟,如何利用这些技术,深化传统产业;以及在传统产业利用新技术升级、发展时,应该与资本保持什么样的关系。


以下为本次论坛的精华内容,由「我有嘉宾」整理:



王连涛:刚才主持人讲到我们是一家做短租的公司,其实不只是短租,而是围绕怎么让一个个人真正更好地分享他的房子,把基础服务做好的一家公司。在品牌之外,在这个产业里做智能化、AI化,这是我们以后最重要的工作。


640-16.jpeg

小猪短租联合创始人  王连涛


在座的各位不管是创业者,还是已经取得成功的企业家,其实都在商业上去有自己的追求,但我们所有人的存在本质,实际是让我们的城市生活变得更美好。


过去的十年,城市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进程。城市当中有很多新的物种,从商业地产的变化到生活中一些新兴的场景或者方式。所以接下来,我希望在座的各位从各自创业和商业思考的角度,去讲一些观点和想法。


第一个问题是,面对新的城市、新的生活方式,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很多变化,以前很多想象不到的一些生活方式,其实已经成为我们很多人的日常,所以我想请问各位的是,除去出行、住宿这样一些新的服务方式之外,从你自身的角度上,生活的方式还有哪些新的变化?


  城市新物种,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


江晖:大家好,我们主要从事的是以儿童为主的商业体,比如儿童室内主题公园的整个运营。


640-17.jpeg

比如世界创始人  江晖


刚才几位大的投资人讲的很多东西,也是我们最近一段时间特别感同身受的。就城市生活的话题,从我们自己的实践角度来讲,商业体对一座城市和它周边的客群,正在发生潜移默化的改变。


我觉得可能在商业体早期,就是互联网整个线上平台起来的时候,大家都说商业体本身的运营,线下的商业会开始衰落。因为我们做儿童娱乐和室内主题公园,所以那个时候才觉得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儿。它开始带来更多新的体验和感受,而且新的客群上来以后,年轻人和他们的孩子,对商业体的需求全部变化了。


所以刚才一些投资人在讲跨界的融合,现在我们做的已经变成顺其自然,不知道这个商业体它应该是什么,我们只能去规划,认为商业带来的体验更多,或者它是个人流的聚集地。


实际上变化越来越多,包括现在的教育体制改革,我们从孩子的出行、素质教育,再到家长跟孩子在一个商业体的满足,甚至更大一些的孩子的二次元需求,整个商业体现在的主题化已经完全是颠覆性的了。


所以我相信,可能再过两三年,你感受的东西跟现在完全不一样了,而且越来越准确。当然我们在结合自己行业的时候,也是在深化运营,我们在数据化地去探讨客户到底需要什么。


昨天我也把芜湖的商业体整个看了一下,觉得它的变化会非常大,而且会让更快捷的东西进来,包括国外的室内公园,它的业态效能更高、打得更准。

 

余竹云:非常高兴能参加嘉宾大学的学习之旅。其实我们做15年的地产,一开始住宅,后来有购物中心,后来又有文化产业园,前年又做田园城市综合体。这样一种迭代以后,跟现在大家看到的万科、碧桂园这些大的地产商是不一样的。


640-18.jpeg

中环控股创始人  余竹云


每一家企业有它自己的生存方式,比如说对于上市公司,资本这样的力量才能推动它做规模;像我们这样中小规模的开发商,那就要做到安全边际,做低负债率。在这个细分的领域,我们要抓住每一次比较好的变化的机会。比如说在住宅的利润比较厚,不去拼规模的时候,我们只做住宅;在商业出现比较好的一些阶段性优势的时候,我们去做商业,反而能很好地抢到好的地块。这样子的话,把你的利润做厚,边际就有了。


所以我们做地产做到现在,负债率在47%,可能是很小的。在企业发展过程当中,迭代非常快,地产会被认为是传统行业,其实它蕴含的是不传统,「嘉宾派」第一期的嘉宾毛大庆做的是跟创业结合起来的一种泛地产。


我们在购物中心、产业园里面,可能跟比如世界做的小孩教育娱乐吸引人气、增加黏性,也有很好的一些对接。现在我们感受最深的是田园综合体,其实跟出行非常有关系,比如说上海到浙江,就两个小时高铁,然后马上租个车就到我们田园综合体里面,扔下包住在小木屋里面,在那边呆三天,拎着一篮子蔬菜等绿色食品回到城市里了。


这种生活场景,包括我们养老的地产都是一种变化,这就是对于我们商业的一种变化。我觉得现在的社会环境和商业竞争、新经济、新商业模式迭代这么快,我们脑子可能要先迭代,出行可能是思想要先出行,所以我是在2012年,看到马云和王健林那次打赌后,受到的刺激非常大。马云说,我一定会超过你。那是王健林商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他说不可能的。但是我确实感觉到了,马云从无到有,一开始人都说他有问题,吹牛吹出来的,但最后他成功了。


我很好地反思下自己,用自己的经验主义把我们自己未来交给经验,后来发现不能了,这个世界变了。后来我就选了物流行业,我是非常保守的一个人,选物流行业是因为电商再发达,它也要物流,因为物品不可能自己飞过去。我说我找了一个至少20年不会被颠覆的行业。因为我感觉到购物中心的门面不行,生意做不下去了。


最后我觉得,加入嘉宾大学是对我第二次的重生,这里一切推倒重来,没有经验主义。在这里,我跟着很多80后、90后学习和进步。

 

程方航:刚才主持人也说了,养殖是中国一个很传统的行业,我们现在做的是把供应链金融作为切入点,延伸到上上游,包括饲料;下游的农产品交易;还有一些到消费者手中的生鲜产品的销售等。


640-19.jpeg

领鲜金融创始人  程方航


我们接触的,或者我们对产业链做得比较深入的是养猪这个产业。中华民族确实是五千年前最早驯化猪的民族,比较有意思的是,全世界最爱吃猪的就是中国人,所以全世界60%的猪肉的生产和销售都在中国。


我自己怎么看待这个市场和这个机会?首先养殖领域是一个要规模化必须资产化的行业,它是一个资本很密集的行业,尤其是在这种大的产业结构升级和调整的过程当中。


我记得我小时候去爷爷奶奶家玩的时候,大家还一人养一两头猪,但是现在基本上看不到这种散养的方式。在北上广深这种大城市周围你根本看不到猪场,这也是我们觉得这个产业升级的必然发展方向。中国差不多一年出产7亿头猪,美国差不多是1.3亿头,但是美国1.3亿头当中,80%都来自前十大养猪公司;中国前十大养猪公司,就算几个大的上市公司像温室、新希望等算在一起,占的份额还不到4%、5%。


所以这个产业聚集的效应,我们觉得未来还会再继续加快,这当中就会有很多机会。从短期和长期来看,我觉得第一个机会是,因为美国农业人口占它总人口的1%,都是一些规模化的农户;那中国如果是按美国这种发展节奏的话,其实有1300万农民就够了,但现在至少有5-6亿的农民,所以现在很严峻的问题是,如果中国完全像美国这样去变化的话,解决不了这些农民的就业问题。这些人如果进入城市的话,也没有一些新的产业让他去工作,那就很困难。所以每年中国的第一号报道都说政府最鼓励的叫适度规模化的发展方向。


像美国这种大财团、大资本建立的养殖公司、养殖场,它有超额的利润持续存在,因为有很多效率肯定没有它高的群体,因为要解决就业问题,所以国家不允许它利润很低。


我们在做养猪市场时发现,我们给中间这个群体提供比较优质的,像采购饲料、供应链金融,和下游的交易服务,它是比较稳定、比较长期的,并且服务于这个产业和社会。然后我们自己也成立基金去投资一些最上游的,有超大规模、需要很多资金和资本支持的,它会比美国有更长期的利润来源,美国现在80%都大规模去生产的话,它利润就下滑得非常快。


第二个机会,会出现一些追求更美好生活的高端农产品机构。


我觉得大家在满足能吃上肉之后,就会追求吃得更安全、更好,我觉得对城市的一些居民,以及中产阶级的这一需求更为旺盛。所以我们也看到有一些无抗生素、无添加剂的要求,那现在有资源,也有消费群体去支撑,因此我们也在做布局和尝试。

 

李明华:作为芜湖的一家企业,今天能够来到嘉宾大学跟各位企业家进行学习,感到非常荣幸。


640-20.jpeg

途居露营地董事会秘书、营销总经理  李明华


途居露是奇瑞控股下面的一家露营行业企业,露营在中国还属于一个新兴产业。我们经过了前期充分的市场调研,到美国、欧洲都去看了,后来发现,直接照搬美国或者欧洲的营地,落户到中国来其实是不合适的。


他们的营地更多的是正常的生活状态,可能到了周末或者是节日,老外就开着车,带着家人一起到营地里面驻扎下来,在里面休息、看书;还有一些年纪大的人,他会开着一辆房车进来以后,可能住下来,甚至生老病死都在这里。


但是中国可能要目前还不适合这种方式,因为我们除了工作以外,还需要休闲、运动、娱乐,除了正常的室内运动以外,大家可能倾向于走到户外去,与大自然去接触。我们希望能够给大家提供一个充满自然环境的生态环境,和非常棒的休闲和娱乐的地方,我们开始选择做露营地。


在做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客户有不同的需求,比如说在节假日,有家人、朋友一起出去玩的需求;还有就是孩子的需求,比如说我们在上学期间的研学,我们有夏令营和冬令营,多维度来拓展我们营地的功能。


改造城市生活,从重视水和空气质量开始


王连涛:接下来的二位嘉宾要讲一讲我们生活当中每天,甚至时时刻刻要面对的问题,一个是水,一个是空气。先有请顾总,其实水的污染、水的质量问题,实际上往往是被忽视掉的,或者没有像空气那样会被大众所关注,我想听听您的一些思考,谢谢。

 

顾逞涛:大家好,我们是来自宁波的灏钻科技,做净水器的。刚才主持人讲了咱们中国的水污染的情况,这个数据确实触目惊心,但是我在这里不想谈这个东西,因为水污染的情况大家都清楚,不需要我来讲,我更想讲的是我今天来到这样一个场合的一些感受。


640-21.jpeg

灏钻科技创始人  顾逞涛


因为我一直是做制造业的,而且以出口为主。大家都知道,传统制造业非常辛苦,我也做了将近20年,我特别喜欢来每一次嘉宾大学和「嘉宾派」的活动,因为非常高端,经常讲的是互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最前沿的东西,聚集的人群又是高智商、找投资的非常有格局的人。


来到了这样一个场合,我觉得非常放松,因为你们讲的这些东西跟我关系不太大。我坐在下面听大家的分享,在那里脑力激荡,也有一定的焦虑。


刚才有人讲到,随着工人智能的发展,99%的人能够变成行尸走肉,我感觉这个前景多么美妙,我愿意成为那99%的人,在那里享受我的生命。刚才孙总也提到了,今后的产业其实都离不开吃穿住行健康,所以最后我就会想到,任何时候吃喝是最关键的。如果我们再坐20分钟,大家都会想到什么?不是人工智能,不是区块链,也不是钱。我们想到的会是喝水。所以水是多么重要,我觉得我解决了我们生活当中第二重要的事情,我感到非常骄傲;至于第一重要的,留给身边的美女。

 

章燕:今天非常高兴在这给大家分享。我叫章燕,是贝昂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就像刚刚顾总提到的,我们是专注于做空气交换的。


640-23.jpeg

贝昂科技联合创始人  章燕


大家想一想,如果你不吃食物,你可以生活七天;你不喝水,你只能生活三天;如果不呼吸空气,你能存活三分钟吗?


今天我们对话的主题是城市与人类美好生活,其实人类美好生活的基础就是有好的空气,有清洁的水。贝昂就是专注于做空气净化行业当中的一个另类,实际上我们是专注于做无耗材空气净化器的。可能你现在会说,贝昂净化器我没听说过,我只知道小米。没关系,那就是我为什么会来到「嘉宾派」的原因,为什么会来到芜湖建设工厂的原因。


我相信有嘉宾大学吴婷校长的陪跑,三五年之后,可能你只知道空气净化器行业有一个叫贝昂科技的。


我们打一个形象的比喻,贝昂就是空气净化器行业的特斯拉,因为我们是无耗材的。其实传统的空气净化器都是需要一个风扇,加一个滤芯,让空气来回循环,然后通过滤芯来过滤空气,那你就得到了洁净的空气。


可是所有的脏东西都吸附在这张滤网上,时间长了,如果你不换滤网的话,在温暖潮湿的地区,细菌、病毒都在这张网上进行滋生,那它可能就会形成二次污染。所以我们的技术,是用电过滤的方法,把脏东西吸附在电极上,然后你用水清洁后就可以继续使用了,根本不需要换滤网。


对于换滤网来说,不光是刚刚说到的可能会造成二次污染的问题,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是生态环境的问题。因为滤网都是玻璃纤维组成的材料,所以这些滤网是不可回收的,它必然会经历燃烧,燃烧的话就会造成更多的污染,产生更多的PM2.5。


所以贝昂就是专注于做没有耗材的、环保的空气净化器。


另外,其实贝昂可能是空气净化行业中的,创业团队最豪华的了。我们的团队汇聚了五个国际一流学校的博士。今天在场的阎焱先生是我们的投资人,他认为贝昂空气净化器就是行业中最好的空气净化器,可是为什么很多人并不知道贝昂呢?


这的确是我们的一个短板,因为我们太多地专注于研究和产品方面,对于传播和营销的确需要大家的帮助,所以这也是我来嘉宾大学和大家一起学习的动力所在,谢谢。


  新技术如何驱动垂直产业?


王连涛:虽然每个行业看上去不一样,但是大家有共同关心的话题——新的技术不断地出现,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到现在的AI和智能化。我想请各位非常简短地讲一讲,从您自身的角度怎么去看待新的技术对垂直产业的发展和推动?

 

余竹云:我觉得大数据等新的技术让我们的运营发生了深刻的改变,能够更快捷、准确地把各种新的东西带给消费者,这是我认为新技术带来的变化。


我觉得大家都希望在运营体系中看到大数据的使用,那我从地产的角度上讲一讲。


地产可能在营销上面运用一些先进的技术,能更快获客。可能大家感触最深的是在智慧物流上,的确,科技给我们带来的效率特别高,尤其是在物流上下游的供应链金融里面,大数据的抓取、分析和风险控制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程方航:从养殖业和金融结合的角度,我觉得大数据的作用有以下几点:


第一个是自动化技术,自动化地去搜索和管理;第二个是污染处理系统,就是说我可以把动物粪便转化为对环境和人类有益的东西,核心目的是提高效率,让养殖公司效率更高,污染更少。


还有一些是非常长远的技术,但具有极强的颠覆性,比如说有一些基因的公司已经在研究细胞的裂变和繁殖技术,繁殖出一块肉,但味道跟饲养的肉是一样的。可能以后就不需要养殖了。

 

顾逞涛:首先,我们传统的技术其实也是需要继续深挖、继续研发的。比如刚才程总刚说的养殖场,这个水其实就需要深度的净化。这个技术我们公司就有,而且正在进一步研发提升中。


第二个,我觉得技术其实对人类生活的改变还是非常重要的。我最近就非常关注自动驾驶技术。


虽然不是我去研发,但我还是一个享乐型的人。我在想什么时候它可以推广。昨天我从宁波到芜湖5个小时,虽然有驾驶员开车,但是我想如果是自动驾驶那该多好。


车体更加宽敞,我可能带着自己的朋友,可以在车上工作、学习、娱乐。泡一壶茶上车,喝茶、聊天,然后睡一觉。一醒来,青山绿水、白墙黛瓦的芜湖到了,那该多么美妙。


晚上可能找一个就近的露营地。在手机上一找,开过去就住宿了。所以我要提醒很多创业者,要特别注意搞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的,他们可能会灭了你的行业。今后没有什么共享出租房或者宾馆了。

 

章燕:对于创新技术来说,我可能从不同的角度谈一谈挑战性。我刚刚把贝昂比喻为空气净化行业的特斯拉。但是对于新技术引入行业,我们自身的感觉,最大的挑战其实是客户的认知问题。


因为我们现在谈到很多智能,但实际上可能硬件、技术都已经成熟了,但是人的思想准备好了吗?我们是不是真的习惯了所有的一切控制,都是用手机来完成呢?


我们生活的一个方式,是不是都能够接受这种未来的出行方式呢?为什么现在大家都要学习,因为每个人都怕被这个时代所抛弃。新时代的一个引入,其实我觉得更重要的也是要对客户、市场的教育,然后让大家能够更好地接受这个新技术,我觉得这可能是新技术导入人们生活,遇到更大的一个挑战。


  产业与资本的关系


王连涛:由于时间关系,我们还有一个问题,我会请其中的两位嘉宾主要讲一讲。我这个问题实际上是产业跟资本之间的关系。我还是先问章总吧,我觉得您也会接触很多投资者,你怎么去看待这样一个新的创业和这个资本之间的关系,它怎么帮助你,或者有什么问题。

 

章燕:实际上,资本对新技术的创新推动是非常有帮助的,我自己在硅谷也生活过十多年,硅谷为什么能够诞生出这么多伟大的企业?硅谷之所以成为硅谷,就是因为它有了资本的助力。在硅谷有一条风投街,它可以说是硅谷的核心。硅谷有很好的大学,像斯坦福等名校都在那里。它是一个创新的中心,同时又是资本的集聚地。所以有了好的技术、概念再加上好的资本,肯定能促使整个城市的更新和跃迁的。所以我觉得技术和资本是相辅相成,两者缺一不可的。

 

王连涛:好,谢谢。那我们再问一下程总,在传统产业跟资本企业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程方航:我觉得是这样的,资本对产业来说发挥着特别重要的作用。我举两个例子,我觉得这两个例子很好地诠释了这个意义。


有家上市公司叫温氏集团,在2015年猪肉价格最高的时候,一年的利润占了创业板的1/3。它是怎么做到利润极大化的?它下面有一家叫牧源的河南公司,专门养猪不干其它事,但是老板可能就是河南省首富。


对于养猪或者很多重资产、重资本的行业来说,资本甚至比效率还重要,尤其像养猪这行业是每3年一个周期,猪价高的时候到10块钱出,价低的时候到7块钱。


那我决定在行情最好的时候能够抓住这个机会,其实跟资本效率的关系很大。我举个例子,比如现在猪的成本控制在5块钱,但是公司效率没那么高,控制在5块5。虽然我比你高5毛钱的成本,但是我这边有很多金融机构给我支持,我有很多钱,养了1万头猪。你成本虽然比我低,但你没有钱,只能养100头猪。


养1万头、10万头、100万头猪的这种企业,在猪的价格高的时候10块钱才能赚到最高利润。现在大家养得不太好,或者散户比较多的情况下,真正决定你在行情好的时候能抓住这个机会的,就是资本的力量。


所以这些大的上市公司能够有很多的金融机构支持它,能够在猪价低谷的时候,在别人没有钱的时候依然能够不断扩张,去收购小的猪场,把产业集合起来,我觉得这就是资本的魅力。

 

王连涛:非常谢谢各位精彩的观点。希望这次讨论也成为我们嘉宾大学学习的一部分,希望大家的沟通不仅在台上,谢谢大家。


640-4.jpeg